德理希尔

关于我

佛系写手,脑洞更新

 BGM-路过江湖_音频怪物

 

 

他在那里。

 

和之前无数次一样,一瓶水、几本书,手上飞旋的笔构筑起牢不可破的结界,挡下情侣间的耳并厮磨、朋友间的嘻笑怒骂、碰撞间的杂音干扰,彷佛和我们凡俗人等不在同一个空间似的。

 

就连光线也在帮着他,午后斜阳自落地窗前照进来,却巧妙地自他身边擦过,半点也没有落到他身上,小小的阴影成了小小的世界,里面只容得下他。

 

 

光洁的额头,高挺的鼻梁,颜色浅淡的薄唇,宛如极夜般的眼睛。说不上多俊俏却又耐看的很,就是瞧上一整天也不会腻味。

 

还有那双手。

 

纤长,却又充满力量感。苍白,却又透着薄嫩的血色。旋转的笔活了过来,在他的掌中跳上一曲又一曲。

 

 

 

我为了躲开家里杀时间才出的门,又被高温逼进开放空调的图书馆,东看看西看看,时不时滑下手机。倒是他,我观察了这些天,就没见他用过手机,连分心也罕见,看着的书我在他放回去后悄悄抽出来见过,尽是些心理学啊、战术与战略、战争学之类的复杂玩意儿,我看不了两页就打瞌睡,放弃。

 

他从没带过什么能让我推测身分的物品,素白的笔记本上只印着一片单薄的枫叶,转着的笔几块一把。衣服嘛,隔着这不远不近的距离我也看不出个所以然,水瓶也是简约的耐热瓶,他的一切我都无从知晓。

 

暑假才开始没多久,十几岁的年纪,正是在外疯玩的时候,他却在这读这些枯燥乏味的书(或着对他而言并不?),也许这正是他肤色苍白如斯的原因?

 

 

 

 

连日大雨。

 

我对这天气的观感总随憋闷感与外出与否变化,雨一停,我又回到这里。

 

 

可这次,他不在。

 

接下来几天,我没再他的位子上见过他。

 

也许换位子了?不想来了?出去玩?在家学习?

 

 

【嗡嗡嗡嗡─────】

 

搁在一旁的手机震动了起来,我压低声音,询问死党打来有何贵干?再观影的邀约中,我回头撇了眼他的位子,起身离开。

 

 

 

他和他的江湖,从来与我无关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这篇文是听着歌,想着叶修离家出走前写的。做为一位路人会怎么看他?在哪里?

谢谢读到这里的你,欢迎你留下你的看法,我看到就会回的。


评论
热度(4)
© 德理希尔 | Powered by LOFTER